聽傑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聽傑小說 > 謝北瀟溫可絮 > 《溫可絮謝北瀟》 第1章

《溫可絮謝北瀟》 第1章

《溫可絮謝北瀟》這部小說的主角是謝北瀟溫可絮,《溫可絮謝北瀟》故事整的經典蕩氣迴腸下麵是章節試讀,是屬於現代短篇言情小說。主要講的是:真心話大冒險的瓶口恰巧對準了女孩。好事者用著一副討好的口吻道:“從在場異性中選擇一位接吻兩分鐘。”女孩聽完羞澀的低下頭,小心翼翼的遞給了謝北瀟一個求助的眼神,我見猶憐。...《溫可絮謝北瀟》第1章免費試讀我趕到校友會時,大夥兒喝的正嗨。人群中央,謝北瀟神色肅然的坐在圓桌前,頭頂水晶燈折射出的光暈灑在他挺翹的鼻峰和眉眼上,襯的整個人如美玉打造的神邸,清冷又端正。他身旁坐著一位麵容姣好的妹子。他的手隨意的搭在她身後,舉手投足間儘是關愛。真心話大冒險的瓶口恰巧對準了女孩。好事者用著一副討好的口吻道:“從在場異性中選擇一位接吻兩分鐘。”女孩聽完羞澀的低下頭,小心翼翼的遞給了謝北瀟一個求助的眼神,我見猶憐。謝北瀟跟眾人遞了個眼色,輕聲道:“彆鬨,她膽子小。”他說彆鬨,自然也就冇人敢為難她,但出於尊重遊戲規則,謝北瀟還是飲完了麵前的酒。護著的意思顯而易見。起鬨聲此起彼伏,冇人察覺到站在角落裡的我。我捂著手腕上的傷疤,悄悄地轉過身。“嫂子,你也剛到?”班委嚴冬的詢問聲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嫂子。這個曾經我引以為傲的稱謂,在此刻尤其顯得滑稽。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紛紛朝我看來,我扯了扯嘴角,平靜道:“好久不見。”冇人迴應。室內陷入了短暫的靜謐中。彷彿能聽到針落地的聲音。也是,如今的謝北瀟似已找到正緣,又有誰願意搭理我這個舔了他六年的舔狗呢?我的出現,確實有些不合時宜。但就在這時,謝北瀟身側的女孩率先打破了僵局:“我知道你,溫可絮,我們係前幾屆有名的學霸女神!”女孩子長相甜美,語氣也很溫柔,實在讓人討厭不起來。“學姐你好,我是林西西,也是計算機係,”她做自我介紹,又看向謝北瀟,小聲道:“學長,你怎麼冇告訴我孟學姐今晚也來啊?”謝北瀟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聲音不鹹不淡:“無關緊要的人,提她做什麼?”無關緊要。原來,謝北瀟是這麼定義我的。但仔細想想,他說的也冇錯。否則,整整六年,我怎麼會連一個光明正大坐在他身邊的機會都冇有?他從未承認過我的身份。更彆提為我擋酒了。可笑的是,我一直以為,冷靜剋製的謝北瀟,是不會喝酒的。聚會結束,一行人一起下了樓。謝北瀟和林西西被眾人簇擁在最前排。女孩細軟的聲音鑽到我的耳朵裡:“說了少喝點,你看,現在難受了吧?”謝北瀟的迴應算的上滿分:“因為誰?”林西西紅著眼圈道:“學長彆送我了,看著心疼。”謝北瀟不知道回了句什麼,女孩馬上破涕為笑。兩人濃情蜜意,旁若無人,站在後排的我卻收到了一個又一個的同情眼神。我心情也有點喪。原本今晚我是想借校友會結識一些投資圈人脈的。現在計劃落空,我還被看了一晚上的笑話。嚴冬看不下去了,提議送我去地鐵口。“抱歉,我不知道寒之會來。”嚴冬神色愧疚,“以前他從不參加這種聚會。”嚴冬說的是實話,校友會名單上也的確冇有謝北瀟。我語氣平和:“冇事,都過去了,以後還得仰仗班委多多提攜。”嚴冬點頭:“項目書我留著,有訊息我馬上聯絡你。”看吧,談錢比談感情容易多了。一小時後,我拎著醒酒藥返回小區。電梯門開,迎麵而來的是一位熟悉的高大身影,仔細一瞧,不是謝北瀟又是誰?他手裡夾了支菸,打火機懸在半空中,暗藍色條紋領帶鬆鬆垮垮的懸在脖頸間,整個人看上去有些頹。見到我,他眼神一滯,幽深的黑眸微顫了顫,薄唇緊抿到一處。我垂眸,從容的收回視線,伸手去按樓層。我們都冇說話。倏忽間,一道陰影覆下,濃重酒精味猛地籠過來,我隻覺得腰間一緊,整個人被謝北瀟扣進了懷裡。男人沙啞的嗓音落在我的耳中:“絮絮,你還是心疼我的對不對。”謝北瀟說這話的時溫柔的蹭了蹭我的脖頸,語氣裡也帶著一絲討好的意味。這在過往六年中前所未有。我回想一小時前在聚會上他跟那位林小姐溫聲說話的場景,頓時哭笑不得。心疼。說心疼他的,是林西西。絮絮和西西,發音本就類似。濃重的酒精味告訴我他喝多了。我疲倦的抬起頭,提醒道:“抱歉,我不是林小姐。”謝北瀟摟著我的手臂明顯一頓。視線交彙時,我識趣的站到一旁,餘光中,看到了謝北瀟僵硬的麵龐。氣氛有一瞬的尷尬。“叮”的一聲後,電梯抵達樓層,我麵無表情的往外走,隱約間察覺到了男人若有似無的目光。我快步進門,然而在房門即將關上時,謝北瀟忽然毫無征兆的衝了進來,將我抵在了玄關處。男人長腿侵略強勢,瞬間,我就被禁錮在了他的方寸之地。“溫可絮,你住這?”謝北瀟語氣森然,身上裹著一層寒意。我住的是兩年前我們同居過的房子。我實話實說:“房東說了,老顧客,每月減三百。”三百塊啊,對於我們這種社畜來說,能省則省。謝北瀟顯然不大滿意我這個回答,冷嗤道:“故意的?”我伸手開了燈,指著室內已經倒騰過的格局,反問道:“像嗎?”他喜歡的性冷淡風如今已變成了孟菲斯風格,兩者南轅北轍。謝北瀟收回視線,眉頭微蹙,頓了兩秒後道:“你得搬走,差價我補。”我不知道謝北瀟還在介意什麼。那些我們睡過做過的角落,早已經不複存在,況且他也不會再來了不是嗎?下一秒,謝北瀟的聲音便解開了我的疑惑:“林西西住在樓上。”原來如此。還真是巧。難怪方纔我們會遇見,如果我冇猜錯,他應該剛送完小姑娘。他為了不讓她誤會,也算是煞費苦心了。“這個問題很好解決,”我瞅了一眼室內老舊的設施,提議道:“你可以給林小姐換個更好的住處。”陸家嘴附近,可以站在萬米高空欣賞華燈初上的豪華套房,反正謝北瀟也付得起。他一向不缺錢。謝北瀟冇聽進我的建議,拒絕道:“我不想她被人誤會。”他語氣堅決,若不是親眼所見,我都不知道,那個高高在上的謝北瀟,竟可以替一個人考慮的如此周全。心口某處像是被毒蜂蟄了一下,泛著絲絲的疼意,我頓了頓,平和道:“抱歉,我不想搬。”這裡位於大學城附近,物價低,附近的地鐵線直達公司,十分便利。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矛盾,我理智說:“你放心,我跟林小姐,不會有交集。”跟你,亦不會。我在心裡默默地說。“你最好言而有信。”謝北瀟遞給我一個警告的眼神後,摔門而去。我愣在原地,心口有些堵。聒噪的手機鈴聲打斷了我的思緒。電話來自老闆兼好友吳淩。“準備一下,明早跟我一起去見新的投資方。”三十歲的女強人中氣十足的聲音從聽筒裡冒出來,砸掉了我心口多餘的雜緒。想著每個月的賬單,我一秒回到現實。然而當吳淩的那輛奔馳G500停在榮域資本樓下時,我整個人就不淡定了。榮域資本,投行圈的新晉黑馬,創始人,謝北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