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傑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聽傑小說 > 囚福簪 > 第3章 嬌豔的李千香

第3章 嬌豔的李千香

馬麵挑開垂花珠簾,聞台月所見儘是奇花異草,嶙峋怪石。

地麵白霧飄飄,踩在腳下綿軟舒坦。

白霧之外是小橋池塘,池中遊魚往來翕忽,白鶴成雙成對,有的戲水追逐,有的交頸而臥。

此處的氣氛和色調與陰司地府格格不入,聞台月思量:倒像是在話本上看到的天宮模樣。

“李千香……我的外高祖母,她在這裡嗎?”

聞台月想起昨日馬麵告訴她,她的先人在地獄受苦,可這宛若仙境的地方,能有什麼苦頭可吃呢?

聞台月著實奇怪。

馬麵的手指向蓮池旁的小涼亭,因有落地屏風遮擋,她瞧不清亭子裡是何光景。

走到近前,繞過落地雲母屏風,一位穿著鵝黃色滾邊繡花半臂坦領的嫻淑女子正垂頭繡花,她脖頸細白,頭髮高高梳起,中間劈了印,露出狹窄乾淨的發縫,發縫兩邊彆了一對粉紅珍珠發鈿,除此之外再無多餘裝飾。

她好似暗夜裡銀河邊的牡丹花,攝人心魄的嬌豔絕色。

她好似冇看見涼亭裡多出的兩個人,不緊不慢地繼續手上的活計。

她的對麵還坐著一位戴紅棕色牛頭麵具的男子,他應馬麵要求把李千香帶到這裡的。

“她為什麼像對周圍的一切毫無感知的樣子?”

聞台月滿腹疑問。

馬麵緩緩道:“她失了靈,現在空有魂體,有魂無靈者隻會無意識地重複著生前經常做的事。”

牛頭接過馬麵的話,不緊不慢道:“她平日裡和那些有缺陷的鬼住在一起,這些鬼都是冇辦法投胎的,陰司的事務忙不過來,缺魂少靈的鬼卻越來越多,陰司冇能力供養,冇辦法,隻能指派他們乾活,會繡花的繡花,會燒飯的燒飯,會鑄劍的鑄劍……也算自力更生。”

牛頭飲了一口茶,麵具鼻孔冒出兩團青煙,瞪著兩隻牛眼對聞台月說:“你外高祖母是個能繡的,一般這樣的鬼可不多,我來地府有小二十年,也就見著她這麼一個,她頂頂能乾,但地府本就不是個講究地兒,需要繡作的地方不多,她的繡品早就供過於求了,不過她很倔強,隻願意刺繡,冇辦法隻好由著她了,但上峰早就不滿意了,覺得養了個閒鬼,若是她再不投胎,說不定要被打發去刷恭桶嘍!”

牛頭把李千香交給馬麵後就離開了。

聞台月望向馬麵,蹙起一對悄眉:“如何通靈?”

馬麵指了指雲母屏風:“我會把你和李千香的靈放在裡麵,你將看到她的生平以及與她有關之人的經曆,外麵的你會把你看到的都告訴我。”

馬麵示意聞台月站到屏風前,他用囚蛛簪輕點她額頭,牽出一縷金光,引入屏風,屏風的畫麵上瞬間多了兩縷靈,從外麵看,就像是一幅相依偎的仕女圖。

李千香還在繡花。

馬麵則牽著隻有魂的聞台月來到蓮池邊,他們坐在石墩上。

聞台月在講述她的所見所聞,故事說與馬麵,也說與亭亭小池塘。

躍龍城西南邊的城牆根有一個大木箱,這是城裡專門的收嬰設施,由李老頭負責看管。

一聽見嬰兒的啼哭聲,他就知道自己的活計來了,要把他送到城內的孤獨園。

孤獨園是附近鄉紳士族組織設立的,收留棄嬰也收留無子女的鰥寡老人,不過供養出資最多的還是社會地位不是很高的商人。

戎陽大荔年限的某一天,李老頭吃完飯,照樣要去城牆根逛一逛,看看有無棄嬰。

遠遠地,他瞅見木箱裡有動靜,走近一看,臉曆時垮了下來,暗道:哪個缺德的人家,養了這麼大的女娃還往這丟,當孤獨園是給你養孩子的不成。

怪不得李老頭不高興,這年頭常有些耍滑頭的人家,把半大孩子送進孤獨園白吃白喝,冇過幾年找來了,說不小心把孩子搞丟了,現在來接。

這種事情見得多了,李老頭早就想出了應對法子,他眼珠一動,就要故技重施,先是咳嗽兩聲,放開了嗓子破口大罵道:“哪裡來的狗崽子,敢鑽他爺爺的寶箱,信不信我把箱子釘死了丟到荒山野嶺的狼窩裡,扔進深不見底的賽仙河……”以往他一開嗓,小孩先是嚇得哇哇大哭,然後拔腿就跑,邊跑邊喊爹媽救命。

可是這個小孩不一樣,她聽見叫罵聲也不害怕,探出了一顆小腦袋。

李老頭詫異,想細看個究竟,待看清了她的臉,李老頭心底驚呼:好漂亮的女娃,我活了大幾十年還頭一遭見著這樣精貴的娃,穿著又得體,怎麼看都不像棄兒啊。

小女孩兀自爬出木箱,走到李老頭身邊,但眼睛並冇有看他,而是看著他身後的夕陽,而後眼睛才從他臉上掃過,卻不停留,轉身走回木箱邊,身子支在上麵發呆。

李老頭看她有些異常,蹲下問她:“你叫什麼?

誰家的小孩?”

她冇有反應,李老頭歎口氣:“可惜了,又傻又聾。”

他站起身,勾頭朝棄嬰箱裡看,裡麵冇有留下女孩姓名的字條,他搖頭歎息地拉著女孩往孤獨園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