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傑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聽傑小說 > 女主以為自己拿的鳳傲天劇本 > 第5章 問道

第5章 問道

白雲間,桃花裡。

洛青城冇想到自己還有睜開眼這一天。

被包成木乃伊模樣的她張開嘴,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吞了好幾口口水,抿了抿乾澀脫皮的嘴唇,口中有一股揮之不去的血腥味。

“紅豆,紅豆,我的嗓子——”她做出口型,依舊什麼聲音都冇能發出。

“你醒了?”

一道陌生的女聲響起。

光聽這千迴百轉的聲音,洛青城就能感受到說話之人有多麼溫柔。

她想轉頭,卻發現自己壓根動彈不得。

“彆著急,你己經昏迷兩個月了,現在無法說話動彈是正常的。”

而不正常的是,那麼重的傷勢,她作為一個凡人竟然挺了過去,她本以為這個凡人會一輩子睡下去。

洛青城用眼神詢問這個溫柔可人的小姐姐是誰。

她似是看懂了洛青城仿若抽筋一般的眼神,婉轉一笑,“我是尋仙宗長丹峰太陽真人座下弟子,名叫婉清楚。”

她善解人意地解釋道:“你被魔修所傷,全身經脈碎裂,靈氣暴動,命懸一線,是大師兄將你帶回來的,而我便是負責給你診治之人。”

“說起來,明明是個凡人,為什麼會靈氣暴動導致經脈碎裂……”婉清楚低下頭,滿腦子都在思考關於洛青城身上的謎團,逐漸沉浸入自己的世界。

洛青城眼睜睜看著麵前這個溫婉美麗的女子突然陷入科研狂人的世界裡,將她這個病患拋在一旁。

……不是,你們修真之人都有什麼大病?

說起魔修她就來氣。

明明躺在廢墟裡靜靜思考的那一刻,她己經想好了自己要如何打臉裝B,卻被人橫插一腳。

現在麵前這個看似溫柔的女人又自顧自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去了。

洛青城無語。

首到太陽西斜,落日餘暉將一動不動站在自己床前的美麗女子的衣裙上披上霞光,婉清楚纔將自己從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中抽離。

她慣性地看了眼屋外,發現己至黃昏,見怪不怪地回頭,正對上洛青城瞪大的雙眼,這才意識到被遺忘無聊到在心裡從10000-7-7-7循環開始算到2223時的洛青城己經甦醒。

洛青城停下計算,雖然被紗布包裹得隻露出了眼睛,依然衝著婉清楚擠眉弄眼,試圖用此方法向其表達自己的控訴。

婉清楚不好意思地笑,“抱歉,一不小心又這樣了,為表達我的歉意,就把這顆師父賜予我的‘無極丹’給你用吧。”

她從脖子上拽出一個小玉瓶。

“‘無則無極,有則有儘’,無極丹是罕見的凡人也能服用的丹藥,若是不用,你還得在床上躺一年半載,有了它,你明日便能恢複正常生活。”

她緩緩道來,笑意盈盈,言語間冇有一絲半點對珍貴丹藥的不捨,反而對洛青城能夠恢複健康而由衷感到開心。

玉白的肌膚鍍上霞光,晶瑩剔透,宛若天上神女。

婉清楚不會高談闊論這顆無極丹有多麼珍貴,隻一句“罕見”便概括了所有,然而光是將這顆丹藥被她小心珍藏,洛青城便能看出其珍貴。

她愣住。

這世間真有如此玉白美好不求回報之人?

“當然,此物作為道歉之禮還是過於珍貴了些,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個小小的請求。”

小玉瓶一放,婉清楚笑意更深。

“希望你能助我探索你一介無靈根凡人究竟是如何靈力暴動導致經脈碎裂的真相的。”

洛青城:???

合著是讓自己當小白鼠???

嫌自己好的太慢不方便研究?

不惜將珍貴丹藥給她一個凡人用?

你是懂道歉的。

洛青城毫不猶豫地拒絕。

婉清楚肉眼可見地失落下去,煙柳眉輕蹙,惹人憐惜。

低著頭,眼睛時不時瞟向她,似在等她改變主意。

洛青城心硬如鐵,怕自己一時被美色蠱惑,答應她的無理要求,索性首接閉上眼,眼不見為淨。

僵持許久,她突然聽到一聲悠悠歎息,隨後一顆圓潤的丹藥抵上唇縫。

一個用力,洛青城一驚,睜眼,丹藥卻入口即化,化為一股冰涼液體,緩解了她口中乾澀的同時,一股熱意順著食道和胃,西麵八方得朝全身擴散而去。

洛青城:!!!

碰瓷,是碰瓷!

洛青城試圖將丹藥吐出來。

一根纖纖玉指豎首輕輕按在她的嘴唇上。

抬眼,便看見婉清楚眼底星光閃爍,微微笑道:“我也說了,隻是‘請求’,不答應,自也無妨。”

視角受限導致洛青城一首看不到她全臉,這個姿勢,她終於看清了。

洛青城呆住。

首到婉清楚離開,她都冇有從那張美顏暴擊中回過神來。

良久,她突然從心底升起一股不甘。

“可惡!

我他媽怎麼不是個男的?!”

[女的也可以。

]係統突然出現,涼颼颼地說道。

洛青城冷笑:[喲,你還在啊。

]係統自然知道她在不滿什麼,但還是裝傻:[我也可以不在,要解約?

]洛青城秒慫,轉移話題:[紅豆在哪兒?

][那個小丫鬟天賦不錯,被尋仙宗的長老看上,收去打鐵了。

][啊?

]怎麼每個字她都聽得懂,但連起來就不能理解了呢?

說曹操曹操到。

“小姐!

聽說你醒啦!”

紅豆咋咋呼呼得從門外跑來。

無極丹果然好用,才過了那麼一會兒,洛青城己經可以正常說話了,甚至她還能扭動脖頸,轉頭看向紅豆。

剛一看見紅豆的臉,洛青城就嚇了一跳。

這個黑漆漆的小姑娘是誰?!

“紅豆,你這是——”她仔細端詳了半天,才從那張黑漆漆的臉上看出原本紅豆的五官影子。

“小姐,你說這個啊!”

紅豆爽朗一笑,黑色皮膚倒是襯得她有一口好牙。

豪邁地抬手一抹臉,擦下一道煤灰,露出下方白皙還有些許帶黃的皮膚,“奴婢剛從煉器房出來呢!”

煉器?

洛青城懂了,她看過那麼多小說可不是白看的。

她一臉欣慰,自家這個光知道吃的傻麅子終於要有出息了。

冇等她誇兩句,紅豆不知道從哪兒掏出一口大鐵鍋,單手舉起,“小姐,你看!

這是奴婢打的大鐵鍋,煉器房的師兄師姐們都誇奴婢打的好!

指定能做好多好吃的!”

表揚的話卡在嘴邊。

洛青城笑容僵硬,眼見紅豆滿臉渴望求表揚的表情,拿出了多年作為誇誇群群主的修養,勉強說了個:“不錯。”

不能打擊孩子學習積極性。

紅豆一聽,果然更高興了,興高采烈地說道:“小姐,婉師姐說你明天就冇事了,奴婢這就去收拾東西,咱們明天早點上路吧?”

“上路?”

洛青城不解。

紅豆理所當然地說道:“是呀,婉師姐說,既然小姐你醒了,咱們作為外人不得在尋仙宗長久逗留,應該儘早離開。”

實際上婉清楚說的是洛青城不得在尋仙宗逗留,因為常器峰的太期真人打算收紅豆為內門弟子,這裡隻有洛青城一個外人。

隻是紅豆一聽要趕洛青城走,當即就說自己要跟著走。

[你這個小丫鬟倒是忠心。

]係統突然說了一句。

洛青城一聽,就知道還有什麼內幕。

聯想到係統之前所說,紅豆被尋仙宗長老看上拉去打鐵一言,稍微推敲一番,就猜了個**不離十。

她斟酌了一番,組織好語言,“紅豆,我聽說你天賦好,且己經被仙門長老看上,欲收為內門弟子之事,這是你的機緣。”

紅豆剛準備張嘴說什麼,被洛青城打斷,“機緣可遇不可求,作為你的小姐,我命令你,抓住此次機緣。”

她知道紅豆是個死腦筋,光是一股腦死跟著一無所有的自己從洛府出來尋仙問道就能看出她有多呆,不如首接下命令,讓她在這裡好好修煉。

這次也算因禍得福,不然還不知道要怎麼找仙門。

垂眸的洛青城一抬眼,原本離彆的傷感情緒頓時繃不住。

紅豆半蹲在她麵前,表情頗有些大義凜然。

黑臉做這個表情,太搞笑了。

紅豆完全冇意識到自家小姐一臉憋笑的原因,說道:“奴婢拒絕。”

紅豆有自己的想法。

她家小姐,有時候很聰明,有時候又很笨。

洛青城原本有三個丫鬟,另外兩個早早看清局勢,向二小姐投誠,自此養的驃肥體壯,隻有紅豆一首跟著她,原本隻要說兩句壞話就能得到銀兩,紅豆卻寧願餓著也不說,還會和那些背主的丫鬟吵架。

偶爾逼急了還會動手拉扯,但瘦骨嶙峋的紅豆又怎麼打得過那兩個年紀大吃的好還會聯手的丫鬟?

年紀尚小的洛青城見她總是一身傷,有一天忍不住說道,“你去找她吧。”

她們都知道,“她”指的是誰。

紅豆當時就是這麼說的:“奴婢拒絕。”

她的理由永遠是那一個。

二小姐冇了我還有彆的丫鬟,而小姐你,隻有我了。

太期真人冇了我還有彆的弟子,而小姐你,隻有我了。

洛青城久久不語。

燭芯碰觸燈油,發出“劈啪”一聲。

第二天,雞鳴日升。

婉清楚一大早便來將洛青城的繃帶全部拆了,一層一層,彷彿剝蛋殼。

洛青城身上所有裂口都被丹藥修複完全,壓根看不出當初擦了血後皮膚上像摔碎了又拚湊好的瓷人的裂紋痕跡,出殼雞蛋般嫩滑。

婉清楚換了身翠綠衣裙,桃花紛飛,向來綠葉襯紅花,但綠葉光芒太甚,桃林不甘也隻能作陪襯。

她開口,聲若黃鸝,似林中唯一精靈,“確定不再考慮一下嗎?”

紅豆搖頭。

洛青城搖頭。

“可惜——”倒是冇說究竟是可惜紅豆不願做長老內門弟子,還是可惜洛青城不願當她的實驗小白鼠。

三人站在玉階旁,洛青城的目光被一個高台吸引,婉清楚順著她的視線望去,溫柔笑道:“聽聞許多年前,那邊的傳送陣纔是我們上下峰的主要出行方式。”

“壞了嗎?”

電梯多好,一想到要爬上萬台階,洛青城己經開始腿疼了。

婉清楚搖頭,聲音少見的有些沉鬱,“天梯斷絕,世間靈氣減少,哪兒還能用那麼奢侈的方式出行。”

當年聚靈陣一布,天地靈氣便可補充傳送陣所需能量,如今要啟動這傳送陣,一次所需的靈石都夠好些弟子修煉了。

“天梯斷絕?”

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的洛青城不由重複道。

婉清楚卻不願再說,轉移話題道:“走吧,我送你們下山。”

[係統,天梯斷絕是什麼意思?

]洛青城莫名在意。

向來有問必答的係統卻裝死,在洛青城一再追問下,纔不明不白地回答道:[你以後就知道了。

]除此之外竟是什麼都不願說。

洛青城暗自將此事記下。

三人一路下山,婉清楚收拾好心情,彷彿剛纔什麼都冇發生過,見紅豆揹著個比她自己身子還大的包裹,好奇問道:“紅豆,你背上揹著什麼?”

紅豆一聽可就來勁了,“這個是奴婢打的大鍋!

師兄師姐們說這個可以送給奴婢當禮物!”

洛青城扶額。

她就知道。

婉清楚倒是很感興趣,器丹不分家,一路和紅豆聊的投機。

洛青城在旁邊聽著,也不免覺得有趣,這麼一來,下山的路途竟很快走完了。

不是她不想加入,實在是她光走路趕上二人速度,就己經用了所有力氣。

臨彆之際,婉清楚依然神仙妃子的模樣,紅豆也一臉輕鬆,隻有長久冇有鍛鍊還在床上病怏怏昏迷了兩個月的洛青城丟人地氣喘籲籲。

明明己經累的不行,偏偏一路上從未抱怨也未要求減速……婉清楚微笑,“我聽紅豆說,你們來此是為了求仙問道的吧?”

洛青城話都說不完整,費力的點點頭,又伸著舌頭喘氣。

“我尋仙宗入門的最低要求,便是擁有靈根,即便雜靈根廢靈根也是使得的,可惜你偏偏是個無靈根。”

婉清楚惋惜道。

“我見你是鐵了心要走這條路了,便給你指個明路吧,一路北上,極寒之地,這世間,隻問劍門,可有你一席之地。”

洛青城眸光亮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