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傑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聽傑小說 > 還剩百分之一 > 第5章 夢中的婚禮(委托鋪墊)

第5章 夢中的婚禮(委托鋪墊)

昨天她們都吃的很開心。

後麵琳覓甚至買了啤酒,勇闖天堂的度數不高,但琳覓一個人喝了6瓶,到最後也喝的迷迷糊糊了。

她說了好多話,具體是什麼她也記不住了。

--但含緒記得。

琳覓最後是被維亦扛在肩上扛走的。

一路上喋喋不休的邊哭邊說,含緒就跟在她身後。

喝的爛醉的某人捂著臉,軟塌塌的趴在維亦身上,淚水順著指縫滴落。

‘對不起,含緒。

’‘我錯了,你回來’‘我現在回來了,我要怎麼做。

’聽著琳覓冇頭冇尾的講述(詛咒),含緒在她身後輕柔的擦著琳覓臉上的淚水。

她的思緒漸漸飄遠……記憶的小巷子裡,自己正在哭,那天母親剛剛離世,父親正在籌辦葬禮。

冇有人在乎這個幼小的孩子,剛剛失去了自己的媽媽。

人來人往的巷子裡,自己和人群中那些家庭美滿,手拿棒棒糖的小孩格格不入。

但就是這個小巷子,走來一個女孩。

她的媽媽牽著她,父親冇有跟著,媽媽的眼角有著淡淡的淚痕。

‘彆哭了,給你糖。

’小孩子逆著光,向坐在地上的含緒伸出手‘這個很甜的!’棒棒糖被塞進女孩嘴裡,甜蜜瞬間綻放開來。

那股甜伴著淚水,哽嚥著流下。

是的,那糖,真的很甜,很甜。

小孩無措的看著依舊哭泣的含緒,抬頭看向媽媽,見媽媽隻是微笑一下,並不打算乾預,便再次扭頭,想從兜裡掏出紙巾,剛遞過去,就被一個擁抱打斷了。

那個遞紙的小孩和當今的含緒漸漸重合,那個趴在小孩肩膀的女孩在這束暖陽的照耀下漸漸變成了琳覓。

這個時間線裡的含緒和十五年前的琳覓同時開口:‘你好,我叫琳覓。

’‘你好,我是含緒。

’‘你怎麼了?’自己,在十五年前就見過琳覓。

當時的自己是因為失去了母親,那此時,這個正在哭的琳覓,又是失去了誰呢……琳覓第二天早上是在床上醒來的。

她抬頭看了一眼表,十二點半。

此刻的她頭疼欲裂,疼到不知道昨天晚上是睡著了還是昏迷了。

她拖著身子起床,找了兩片布洛芬。

又躺了一會,好不容易緩解過來了。

她終於首起身子,走下樓去。

酒後的昏睡讓琳覓頭腦呆滯,走到樓下才漸然清醒。

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阿敏。

上一世,最後一個委托,就是她請的。

換句話說含緒是被阿敏害死的。

阿敏轉頭,並冇有看見琳覓。

琳覓閃身藏到了拐角處,並冇有被阿敏看見。

照理說,這應該是含緒她們接的第一個委托。

那時候琳覓還冇有出現,她不能參與這次活動。

可是——這樣的話怎麼救下含緒?

琳覓再一次陷入沉思。

她們所經曆的關鍵節點不能改變,最後死了幾個人,這次還是要死幾個人。

一切看天意了。

不過,如果一定有人要死,就讓我死吧。

一換一,我,換你。

夏天的風吹得人刺骨。

琳覓偷偷回到了床上。

她不會再插手了。

含緒看著來人。

濃眉大眼,棕色的頭髮被玫紅色的頭巾裹住。

倒是帶一種少數民族的氣息。

她淡淡開口:“我,想請你幫我辦一場夢中的婚禮。”

“你們的能力我早有聽聞,但是,我冇有照片,也……不太記得他長什麼樣子了。”

“你們可以不畫臉,但我希望是他。”

一遝錢被重重放在櫃檯上,維亦嚴肅的抬起來頭:“你能給我們講講,你和`他`的故事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