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傑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聽傑小說 > 官權獨步葉家 > 《官權獨步》 第5章

《官權獨步》 第5章

推薦精彩《官權獨步》本文講述了葉家,宋永盛,馬上的愛情故事,此書充滿了勵誌精神,給各位推薦內容節選:...《官權獨步》第5章免費試讀葉正剛惶惶接住一疊材料,怒目圓睜,望著兒子扭身就要上車,氣的他身子骨都在發抖。

相比怒火,他更多的是害怕。

杏林鄉煤礦的水有多深,他太知道了。

這裡麵不僅僅是涉及一些不法錢財那麼簡單,而是有血淋淋的命案呢,他輸不起的。

如果今天讓兒子葉炳文就這麼胡鬨下去,造成的後果搭上他們全家都不夠。

所以。

葉正剛決定就算拚了這條老命,也要將兒子留在這裡。

“你個混蛋,給我站住!”

怒氣之下,葉正剛狠狠拽住兒子,另一手掄著巴掌就抽了過去。

“不放人是吧?

行!

今天老子倒要他媽的看看是你硬,還是我硬……”公事公辦是行不通了。

葉正剛一擼袖子,大行父親權威,揮舞著拳頭迎麵而上,每走一步,就是一拳。

葉炳文倉皇躲閃,接連後退十幾步後,站穩腳跟,伸手一把甩開親爹的手腕,猙獰的怒吼起來。

甚至,有了要還手的姿態!

“你要鬨到什麼時候?”

父子倆四目相對,都是瞳孔赤紅,葉正剛著實有些慌神。

幾十年來,這是兒子第一次跟自己這樣擺架勢,陌生的讓他不知所措。

“你葉正剛是國家是人民的黨員,是龍海縣杏林鄉的鄉長,你知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

“你該做的是為全鄉老百姓謀福利,而不是做某個人的狗,懂不懂?”

葉炳文怒氣粗喘,一邊指向警車內的趙強,一邊怒視著父親繼續道。

“杏林鄉的煤礦辦了多少年?

相關許可為什麼偏偏今天纔來?”

“趙強清楚,我清楚,你葉正剛更清楚……”“但是今天,你給我看好了。”

說著。

葉炳文利落的從口袋內掏出拘捕令,嘩啦一抖,懟在葉正剛麵前。

“趙強涉嫌毆打公安民警,這是鐵的事實,我身上的傷,要不要去醫院看個證明?

抓他有問題嗎?”

見狀。

葉正剛咯噔一下,瞬間僵住了。

他惶恐、緊張,他更是急躁的愈發哆嗦。

回頭看了下後麵,見旁邊冇有其他人,抿抿嘴,趕忙低聲下氣的勸說。

“炳文!

你為什麼這樣搞?

為什麼非得這樣做?”

“你要是對我這個做爸的,有怨氣,你衝我來行不行?”

“你先把趙強放了,真的,爸求你了,人真不能抓啊……”葉炳文將拘捕令往兜裡一揣,抬頭直視著父親輕蔑一笑。

“你記住!

我不欠你的。”

話音落下,意味深長的拍了拍父親肩膀,扭身繞開,隨後徑直而去。

經曆了上輩子的慘痛人生教訓,重生歸來,葉炳文早就對原生家庭冇了半點感激之情。

欠父母的,上輩子他已經還清了。

這一世,他絕不可能再被親爹左右命運。

重新鑽進車內,一拉車門,葉炳文冷冷道了句。

“開車!”

引擎啟動,警車緩緩前行,站在路邊的一乾公安民警也不好阻攔,紛紛讓開。

“喲!

葉大少這是真要玩命啊!”

剛纔父子倆的戲碼,被銬著的趙強看的一清二楚。

他倒是冇有慌張,反而更加開心的調侃起來:“怎麼著?

葉炳文,打算什麼時候槍斃我?”

“趙強!”

葉炳文豈能聽不出他的言外之意,戲謔一笑道。

“我知道你們家用杏林鄉黑煤礦的錢,控製著大半個龍海縣官場,甚至……關係打到了市裡,對吧?”

“但是不著急,這場戲纔剛剛開始,還冇到下定論的時候。”

“不過,我葉炳文是冇打算活著收手的。

就看咱倆誰能笑到最後!”

聞言。

趙強滿臉得意的神色,一下稍稍凝重起來。

正常來講,葉家的關係他摸得門兒清,就算是葉正剛這個老東西,也完完全全靠著自己家吃飯。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葉炳文都冇有跟自己掰手腕的能力,尤其是在這龍海縣。

可現在,他忽然發現,自己有些吃不準葉炳文了。

這小子所展露出來的自信、堅定,根本就不是同齡人能有的氣場!

另一邊。

家屬院樓下。

葉正剛呆若木雞,站在原地久久冇有回過神。

他內心僅有的那麼一點僥倖,這一刻也蕩然無存。

關於杏林鄉的煤礦出事,他設想過千萬種可能,有人舉報、有人暗訪,無論哪種最後隻要被查,自己大不了就進去蹲著。

至少這樣,他能為葉家,為這個兒子留下積蓄。

可是。

葉正剛萬萬冇想到,點燃導火索的會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與此同時。

杏林鄉,山區。

縣局刑警隊長馬向遠,率領著三輛警車一路馳騁。

進入鄉間小路後,車身顛簸搖晃,按照葉炳文提供的大概方位,猛踩油門。

“隊長……”一名眼尖的警員忽地道:“你看路麵上。”

坑坑窪窪的土路,到處能看到一些黑煤灰煤渣,以及大卡車壓過的痕跡。

“就是這兒了。”

隊長馬向遠火速掏出配槍,拿起對講機喊話。

“目的地就在前麵,所有人聽著,按照原計劃,一輛車一組……”“各小組準備行動,從三個方位包圍上去,一定注意安全。”

行動命令下達,透過玻璃車窗,很快便看到了不遠處的煤礦位置。

幾座山丘環繞,霜雪消融,周邊山坡上都是大片大片的荒草。

隻是。

還冇等警車靠近,忽地幾道身影從礦山後麵跳了出來,一路大喊著向遠處跑去。

“公安來了,快跑!

快跑啊……”“公安來了……”寒冬臘月,這些人個個身著破棉大衣,在冬日的照耀下,頂著寒風狂奔。

不用想也知道,這幾個人就是煤礦專門盯梢的。

“三組行動,一個都不能放過。”

馬向遠坐在副駕駛位置,一手捏著對講機,目光緊盯著奔跑的那些身影。

“是!”

話一出口,最後一輛警車吱嘎一聲急刹。

車門瞬間打開,五六名身著綠色警服的公安衝了出來,人手一把槍,朝著遠處追去。

“彆跑!

站住!”

扯著嗓門高聲警告,很快驚擾到了礦區的人,遠遠就看到一眾身影從屋內衝出。

站在門口定睛一看,當發現警車後,也是毫不猶豫的扭身就跑。

這個時候,誰也顧不上誰了,先溜再說。

煤礦露天的占地麵積並不大,就在兩處山坳裡,被大山阻擋著,如果不是一路的煤灰煤渣,從外界根本發現不了。

一排排低矮的平房小屋,就是煤礦的辦公室、宿舍以及食堂之類的,搭建在山坳最中間。

警車一出現,十幾名膀大腰圓的漢子朝著山坡上快跑,一路粗喘,哈著白氣。

砰砰——幾乎同時。

兩輛警車抵達現場,馬向遠一邊下車,一邊持槍朝上空扣動扳機。

然而。

槍聲過後,山坡上逃跑的那些人根本不在乎,反而跑的更快了。

“二組去追,剩下的,跟我進搜查現場。”

隊長馬向遠很清楚查處煤礦,比抓到人更重要。

反手一揮,便率領幾名乾警直奔正前方的一排低矮小屋內而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