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傑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聽傑小說 > 重生2003誰的人生冇遺憾 > 第3章 四十幾歲的人了定力還這麼差!

第3章 四十幾歲的人了定力還這麼差!

“到了,到了,就這間”嚴婉茹聲音中都似乎帶著些許疼痛的模樣。

“咦”,葉炫力心中一領,暗想:她家裡不錯呀,打眼一掃,乖乖了,各種傢俱、電器樣樣齊全,如今住在這破舊的樓房裡,有這條件的還真是會享受呀,葉炫力趕緊推開門把她輕輕放在沙發上。

“終於搞定了,我得趕緊回去洗澡,順便搞清楚係統的能力呀,那還不比什麼都香呀”同時葉炫力也在心中暗暗想著。

“額,那個,今天謝謝你了,你是不是那個,住在樓下西麵樓道裡的,叫葉炫力是吧?”

嚴婉茹嬌聲的問道,正準備找藉口離開的葉炫力,一怔:“她怎麼知道的,她關注我很久了,喜歡我…難道剛纔她是故意摔倒,與我拉近關係,對我有企圖…怎麼辦,怎麼辦,等會我要不要答應她!”

“喂,你怎麼老發呆,是不是奇怪我怎麼知道這些的”看了眼麵前有點羞澀的大男孩說。

“啊,哦,那個…”葉炫力尷尬的撓撓頭。

嗬…嗬“我叫嚴婉茹,是你們房東的女兒,前兩天剛回來,以後也是你們的房東了,每一個住戶的資訊我當然要瞭解下了”。

原來這個嚴婉茹是老房東的獨生女,今年26歲,大學畢業後在家冇待多久,去年國慶節出嫁的,男方是大學閨蜜的哥哥,家境不錯。

當時整個嚴家村都熱鬨的很,冇辦法呀,打小就漂亮,長大後更是出落的亭亭玉立,讓整個嚴家村的男孩們羨慕嫉妒恨呀!

也許是老天爺的安排吧,讓她出落的完美無瑕,卻安排給她一段不幸的婚姻,唉!

還真是互補呀!

剛結婚不到一年便發現丈夫在外麵有女人,還好賭,婚前那殷實的家境其實早就千瘡百孔了,都被那男人騙了!

剛開始被她發現,吵了一架後被他父母勸住了,在往後,他爸被氣的心臟病發作,也走了!

這段婚姻維持了5個月零3天,嚴婉茹堅決的離了婚,就這樣幾乎淨身的回到她父母身邊了。

“哦,原來是嚴老的女兒呀,我還以為你…”葉炫力喃喃到,“你說什麼啊”嚴婉茹冇聽清楚的問到,“哦,嚴小姐,冇什麼,我要回去洗澡了”葉炫力低聲的說道。

“嘶”疼!

聽到這一聲,正準備轉身離去的葉炫力回頭一打量,倒抽一口涼氣呀,隻見她左膝蓋處烏青一片,右邊膝蓋處還正在往外流血,剛纔怎麼冇注意呢!

“嚴小姐,你這摔的挺嚴重呀,要不去醫院包紮一下吧”葉炫力趕緊湊近詢問到,“暫時不用了,就這也不方便去啊,你幫我把那茶幾底下的收納盒拿過來,謝謝”嚴婉茹有點哆嗦的說道,盒子拿來,打開後裡麵都是些藥品和紗布之類的,葉炫力看她是真的很疼的樣子,說到:“要不我幫你處理下傷口吧,“嗯,那行,謝謝你”看了眼身邊這男孩滿臉的焦急與關心之意嚴婉茹輕聲回到。

拿出消毒酒精和棉簽,蹲下身熟練的幫她清理著傷口周圍的汙垢,開玩笑,西十多年的見識能不熟練嘛,就算這樣她都疼的雙手握緊,頭仰著靠在沙發上不敢看自己受傷的地方!

清理好傷囗葉炫力心中鬆了口氣,看她那痛苦的樣子,葉炫力不緊張纔怪呢,剛鬆口氣,一抬頭,“嘶”他看到了一抹白色,雷絲邊的,布料應該很輕薄,很透氣的那種,不然也不會有那若隱若現的黑呀,這一刻他小心臟撲通撲通的快跳到嗓子眼了,整個人的靈魂彷彿都被定住了。

感覺不疼了,嚴婉茹鬆了口氣輕聲問道:“呼,清洗好了嗎?”

轟隆,聲音雖小,但仍如驚雷般嚇的葉炫力趕緊低下頭,滿臉通紅,連耳朵都有點紅,慌亂的整理消毒酒精和手上用過的棉簽!

假如這時嚴婉茹看到他臉紅成這樣,目光躲閃,在結合自己的穿著,就算冇被抓現形,估計也猜到**不離十了吧。

“唉,這把糗大了,都西十好幾的人了,這定力真差呀!”

葉炫力暗道,“哦,哦,清洗好了,你可以自己在上點藥”葉炫力低著頭回道,“行,我自己來抹藥”嚴婉茹邊說邊首起上身,看到葉炫力低著頭,耳根紅紅的,卻也冇在意,“嚴小姐,那冇事我就走了”葉炫力不敢抬頭的說著,假裝很鎮定,心裡慌的一批呀!

“彆嚴小姐、嚴小姐的叫了,聽著彆扭,我比你大兩歲,叫我嚴姐吧,我叫你阿力行吧?

今天多虧了你呢,耽誤你這麼久,要不是你在,我今天可慘了,改天請你吃飯感謝你”嚴婉茹嬌笑著說道,“那行,我以後喊你嚴姐,你叫我阿力就行,能幫上嚴姐我很高興,那我走了”葉炫力尷尬的轉身朝門口走去,他卻不知道,就在他轉身的那刹那間,嚴婉茹分明看見那整個側臉和耳朵都是紅的,“咦,好奇怪呀,這耳朵和臉都是紅的,這麼個大男孩了,還很靦腆呢!”

嚴婉茹撲噗一笑,低下頭,不過下一秒她看到自己的短裙襬上翻和大腿根差不多齊了,頓時明白了什麼,臉也刷的一下紅到耳根了,現在想想,都怪自己,剛纔的疼痛感讓她一時忘忽所以了,剛開始緊張的雙手抓住短裙,痛感強烈時雙手又抱住了頭,一時竟忘記帶起裙襬了,“羞死了、羞死了!

肯定被那臭小子看見了,難怪他臉那麼紅,還低著頭”嚴婉茹嘟著小嘴氣鼓鼓的呢喃著。

正想喊住他,隻見剛走到門口的葉炫力身體一擰,加快一步瞬間消失在門口了,“鵝”這是瞬移嗎,嚴婉茹瞪著好看的美目,愣在那裡。

回到浴室門口,撿起掉落一地的東西,掃眼一看,門內地上有個肥皂頭子被踩爛了,看那與地麵摩擦的軌跡,應該是傷害嚴姐的真凶無疑了!

輕歎一聲,快速用冷水洗了個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